亚琛华人基督徒团契 ╃ 鱼网 ╃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搜索
查看: 22747|回复: 7

为什么含喝醉酒,却是迦南受诅咒?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8-14 09:54:35 |显示全部楼层
姊妹會討論到創世紀第九章22節
說到 含告訴弟兄們 父親喝醉酒的事 卻是迦南受詛咒
問題是 為什麼不是含卻是大兒子迦南受詛咒

我回家查了一下 有這樣的說法~~~
據猶太人的傳說,是迦南先看見祖父挪亞赤身露體,他去告訴父親含,隨後才由含去告訴他的兄弟,故挪亞咒詛迦南(參25節)。
﹝話中之光﹞
(一)自己作錯事的人,每每喜歡看見別人也作錯事,並且把別人的錯盡情渲染,卻把自己的錯掩蓋起來。
(二)別人若偶然被過犯所勝,我們要盡量遮掩,好把他挽回過來(加六1)。
(三)凡是將羞辱加諸在別人身上的,自己也必將蒙羞。

【創九24】「挪亞醒了酒,知道小兒子向他所作的事,」
﹝文意註解﹞「小兒子,」原文的含意甚廣,有時也可指孫子或後裔(參22節註解)。
按照經文內容,「含」的過錯由「迦南」承當懲罰,似乎不合情理,但由挪亞的咒詛和祝福後來竟都應驗來看,其合理的解釋應為:挪亞當時是在聖靈的感動之下,不自覺地說出豫言來。
另外一方面,迦南受咒詛,身為他父親的含必然心中難過,故咒詛迦南,也就是咒詛含;含因沒有考慮到他「父親的感受」,就從自己兒子的受咒詛一事,親身經歷到作「父親的感受」如何。




有其他資料的人可以幫忙解釋一下嗎
謝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8-14 09:58:47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0-8-14 10:22:22 |显示全部楼层
含看见父亲赤身——错在谁呢?
Emmanuel 发表于2009年05月02日 20:16 阅读(29) 评论(3) 分类: 心理探寻
举报举报
含看见父亲赤身——错在谁呢?
——浅析不同圣经诠释方法对《创世记》9:18—27经文的解读
一、 引言
基督教信仰(包括新教、天主教、东正教)依据的经典是《圣经》,众所周知,《圣经》是由《旧约》和《新约》两部分组成。犹太教信仰经典是《希伯来圣经》,即基督教信仰所称谓的《旧约》,从书卷内容来看,两者是一致的;从形式结构来看,二者在书卷的编排和归类是有区别的;从经典诠释来看,二者是从不同的信仰系统来解读经文:犹太教信仰会基于犹太人自身的独特身份——上帝的选民——的认定、传统的信仰告白——独一神论与弥赛亚的盼望以及犹太拉比们编订的《塔木德》[1]等背景来诠释经典;虽然基督教信仰继承了犹太传统,但毕竟它是从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开始的,特别是《新约》圣经的形成使被认为完整的上帝的启示奠定了信仰的坚实基础,而耶稣基督恰恰就是启示的中心,这样就产生基于《新约》来诠释《旧约》的解读法。
经典乃是一个整体,其内部结构决定其组成要素之意义所在。对经典中的经书的顺序、结构之安排,本身即是一种深刻的经典阐释,意味着某一种阐述传统的介入。整体结构之变动,即导致新意义的产生。基督教对希伯来圣经作为《旧约》放在《新约》之前,组成一部新的圣经,这对希伯来圣经己做出了一个新的阅读,并产生新的意义。基督教之对希伯来圣经的改变,不仅在于它改变了单篇经书的阅读顺序,并且,由于经书顺序的调整,整部圣经亦呈现出一种新的结构,从而影响到圣经的结构性意义。[2]自从宗教改革以来,圣经学者以及神学家多受路德的改教传统的影响或继承他的传统。马丁路德对《圣经》的诠释有几个重要的原则:(一)基督是《圣经》唯一的内容。从神学角度看,即从基本的主题来看,路德把《圣经》看做一个整体。它只有一个内容,那就是基督。“毫无疑问,全部《圣经》说的都是基督。”“如果把基督从《圣经》抽出,我们还能在里面发现什么呢?”(二)《圣经》自己证明自己。(三)《圣经》是它自己的解释者。《圣经》的文字是最终的权威,它自己解释自己的自我解释是最肯定、最易懂和最清楚的解释。(四)基督是《圣经》的主和王。路德以为,通过在《圣经》里说话的圣灵,《圣经》自己解释自己意味着《圣经》以基督为中心解释自己,这就是基督中心论。[3]还有认为用清楚的经文来解释不明的经文,以经解经,根据上下文一贯的意思来解释《圣经》等等释经原则。即使是遵循这些原则,仍然还有很多经文无法合理的解释,我们就会把它归结为经文的奥秘,或有人为了维护《圣经》字句无误而用寓意、预表等释经法进行解释,这样的解读容易导致对《圣经》的强解进而不能明白上帝藉此经文真正的教导,更不能令人信服。
《创世记》9:18—27是洪水劫后余生之英雄挪亚故事的插曲式片段,故事表面简单,文字背后却隐藏着颇多奥妙,千百年来令圣经读者和研究者百思不得其解。[4]这段经文有很多问题使读者感到困惑:到底含犯了什么罪,以致遭受如此的诅咒,世代为奴?为什么含看似好心告诉弟兄父亲的丑态并为之遮掩却祸及子孙?是否整个事件应该由因醉酒而赤身的挪亚来承担?为什么迦南作为含的儿子,却要承担父亲犯罪后所带来的后果?整个事件看起来非常的离奇,令人不可思议。本文并无想解决这个难题,只是尝试展现各种圣经解读法对这段经文中关于“含看见父亲赤身”这一事件的讨论。这段经文所要探讨的内容极为丰富,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把他说完的,故此本文不讨论为何含看见父亲赤身(含犯罪)却祸及他的儿子——迦南的关键问题。
本文试图解析传统对创9:18—27这段经文的解读,并希望通过香港圣经研究者李炽昌[5]教授近来发表的“从‘迦南的诅咒’看现代圣经诠释方法”的文章来促进我们对这段《圣经》经文的理解以及反思传统的圣经诠释法,并且指出单单依靠以基督中心论的圣经诠释法以及在《圣经》字句无误论的圣经观指导下的圣经诠释法的不足之处。
二、 不同圣经诠释法对创9:18—27的解读
传统的解经观点认为,文字表面传达的便是文本的全部意义:挪亚严厉的诅咒他儿子含,正是因为含偶尔看到父亲醉酒后赤身露体。支持此观点的学者虽然看到这种解释的困难所在,却皆不愿意说出多于本文呈现的其他可能性。持此观点者所要解释及辩护的是一个尚未得到证实的习俗:严禁看见父亲赤裸,违反者的刑罚是永远之奴役,世代子孙皆不能超脱这惨痛之命运。遗憾的是,在我们所知的希伯来文化及其邻近文化中尚未有这样不合情理的习俗存在的记载。[6]
以下我们将罗列一些圣经研究者对于这段的经文的解释并简单分析他们的优点或不足之处:
(一) 道德观念解读法
历来有不少保守传统的读者以道德的观念看待这段经文,认为挪亚喝醉酒时,含的偷窥及说长道短皆构成道德操守问题。[7]以道德的观念来看待将集中在两个人物身上:(一)挪亚出现道德方面的问题;(二)含出现道德方面的问题。
中国著名的旧约学者李荣芳[8]在“挪亚醉酒”(载《真理与生命》,1936年10期6)文章中透露出挪亚在道德方面疏忽。在他看来,挪亚对迦南的诅咒是基于迦南人不道德的生活,而迦南对于闪族及雅弗后裔的政治降服,是对于挪亚诅咒的解释。他认为“以色列宗教的纯洁,是他们蒙福的由来”;而闪的行动被认为是孝道。迦南人于《创世记》第9章的写作时期己顺服于以色列,李荣芳认为这历史正是挪亚诅咒的证据。因此他总结第9章为解释历史的真相,而不是一个预言。李荣芳借此故事为他的时代上了一堂道德教育课,警告世人,挪亚的伟大人格拯救了人类是不同置疑的,但洪水过后挪亚的松懈导致了道德上的疏忽,致使日后犯了大错。[9]
李荣芳以道德的观念来解释这段经文,并指出了在这一事件中挪亚也应该负责任。李炽昌教授引用了外国圣经学者的观点,认为“在圣经传统中,除了会幕的祭司不可喝酒外(利10:9),饮酒是没有道德含意的。圣经并不指控、斥责饮酒,也没有提出对这种行为的道德判断。我认为对挪亚的醉酒行为该负有责任的解读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传统的一种突破,因为在“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创 6:9)的身份定位之下,读者不敢怪罪挪亚,而是处处维护挪亚的“义人”的身份和“与神同行”(创6:9)的独特经历。例如邝柄剑在其所著的《创世记(卷一)》中就分析到“挪亚‘在帐篷里赤着身子’(第21节),‘帐篷’是私人地方,表明挪亚不是在公众场所赤身;所以,含不应私窥父亲赤身。”[10]有趣的是在天主教的《牧灵圣经》中也用了看似合理却缺乏说理的解释极力维护挪亚的行为:“在许多原始文化中,许多部落为了寻求超自然的神力,而把醉酒看成是神圣的仪式。他们相信酒中蕴藏着生命的力量,可以使人留住光阴,获得元气成‘仙’。圣经也不外乎采用这种说法,没有指责诺厄(挪亚)的行为。”虽然圣经并不指控、斥责饮酒[11],但是醉酒便赤着身子也可以看出挪亚的道德上出现的一些问题。中文圣经和合本对挪亚的行为的翻译是相当的委婉“他喝了园中的酒便罪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创9:21),而冯象[12]在《创世记:传说与译注》将其翻译为“一天,他喝得酩酊大醉,脱得赤条条的,躺倒在帐篷里”,后者的翻译应该更加贴切,也符合《旧约》中的人观,即使是“义人”仍有不完全的地方(这类的人物诸如:亚伯拉罕、约瑟、摩西等)。
这种解读法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含的道德出现问题。学者邝柄剑解释到:挪亚赤身引来的反应是他儿子含“看见他父亲赤身”(第22节);以下几方面要注意:第一,按常理,含看见父亲露体,就拿衣服为父亲蔽体,正如他弟兄后来所做的(第23节)。他却没有这样做,不但没有为父亲蔽体,反而跑到外边告诉弟兄;这是不尊敬父亲的表现。所以,含所犯的罪并不因为“看见他父亲赤身”。第二,乌加列文献指出:当父亲喝醉脚步踉跄时,孝顺的儿子就要背起父亲。以赛亚先知描述耶路撒冷受刑罚,喝了上帝忿怒之杯,东倒西歪时,她的诸子中竟没有一个搀扶她(赛51:17—18),可见她受的刑罚甚重。含不拿衣服遮盖赤身的父亲乃是不孝。[13]如果说含看见父亲赤身而没有拿衣服为他蔽体就算为不尊敬父亲,那为何不怪罪于父亲竟出现这般的丑态引起后来的种种事端呢?乌加列文献所指出的“当父亲喝醉脚步踉跄时,孝顺的儿子就要背起父亲”这样的状况是否适合于已经在“帐棚里”的挪亚呢?而旧约学者丘恩处认为迦南的行为不当,应该受诅咒,原因是他没有尊敬及孝顺父亲,为他遮盖好身体,“他可能在告诉兄弟是,加盐加醋地形容父亲的露体丑态”;或 “绘影绘声地向弟兄们讲述过,所以令父亲非常恼怒”。[14]这样解释含在道德上的不尊敬及孝顺是对含告诉弟兄的举动的一种猜想,而没有真正的经文依据。
(二) 以新约诠释旧约的解读法(包括天主教思高本的解释)
采用以新约诠释旧约的圣经诠释法,诸如以“以基督为中心”(或可以说“直指基督”)的主线去解释旧约,通过新约的故事或比喻与旧约的故事进行对照比较而产生的解释……这种对旧约经文的理解所说可以发现许多亮光,但并非就是旧约经文的原来的意思。作为新约时代的子民与仍保持上帝独特选民的二者的身份定位对于旧约经文的理解是极为不一样的,也可以说二者不同的身份定位导致了两种不同的前理解。
我们现在要来谈论,在“迦南受咒诅“的故事中,以新约诠释旧约的解读法是否可行。
天主教《思高本圣经》用“直指基督”的方式解释了这段经文:
诺厄(挪亚)诅咒了客纳罕(迦南)而未诅咒含,一、因天主早降福了含(1节);二、因客纳罕(迦南)的后裔日后放荡无耻。闪特受降福,因他是亚巴郎(亚伯拉罕)的祖宗,因亚巴郎的后裔(基督)万民将获得降福。闪受的降福也及于耶斐特,到新约时代也及于含和普世万民(宗2:5,9—11,路 3:6)。
上述的天主教传统对这段经文的观点旨在解释这一事件发生后的应验,但这种的解释根本没有给思想这段经文的人带来什么亮光,这样的解释只是对该事件在解经上是难点的一种回避。对于以基督徒身份去理解此段经文的人来说,这样的解释或许可以给他们带来欣喜,但也不能够使他们明了经文的本意。
掩人之短, “含”应包含。教父阿利金说,犹太人传说,首先是迦南看见他祖父在帐棚里因醉酒而赤身,便出去告诉他父亲含,含便出去告诉他两位哥哥,以此取笑他们的老父亲,所以引致挪亚忿怒而对迦南发出咒诅云。挪亚三子均己过一百岁,含应明白赤身之耻,不应告诉他两个哥哥,本应默然不语,或者效法闪与雅弗用外袍为老父遮羞。好撒玛利亚人为那人“包裹”伤处,我们应学习包含他人之短,赞美他人之长,不应暴露他人之短,使人伤心痛苦也。
上述是圣经学者苏佐扬在《默想旧约——创世记》一书中对创9:18—27经文的探讨引用了教父阿利金(或译“奥利金”)的理解。这段记述中用新约的“好撒玛利亚人故事”来诠释含看见父亲赤身后告诉他哥哥们他父亲的丑事——这一猜测的合理性,但是这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况且作者这样对“好撒玛利亚人故事”的解释也是片面的并没有联系耶稣讲这个故事面对的群体和背景。
以上的观点均无很强的说服力以致可以让信服,故只停留在原初的创世记这段的经文解析是不够的,还需要参照其它经卷的相关联的记录。
(三) 跨文本比较解读法
这种解读法主要的是围绕着“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所展开的讨论。
1.首先,有些旧约研究者提及到关于挪亚醉酒赤身的事件与创世记三章中的亚当夏娃因赤身露体躲避上帝的面和创世记十九章讲到关于罗得醉酒与两个女儿同房的事件之间的对比。
(1)挪亚醉酒赤身与亚当夏娃犯罪后的赤身的比较:
亚当夏娃因犯神禁令,摘取禁果而食,食后发现自己赤身露体,是他们犯罪的结果。挪亚因醉酒而赤身露体,则为另一形式的“犯罪的结果”。亚当与夏娃发现自己赤身为要躲避神的面而“裸跑”,挪亚则为要放弃自己而“裸睡”或“裸坐”,皆为羞耻的表现。[15]
(2)挪亚故事与罗得故事的平行主题:

挪亚与儿子 罗得与女儿
1.洪水之灾 火之灾
2.劫后余生者——挪亚一家 劫后余生者——罗得与女儿
3.挪亚醉酒 罗得醉酒
4.乱伦:儿子与父亲/母亲 乱伦:女儿与父亲
5.敌人——迦南人的诞生 敌人——摩押及亚扪人的诞生[16]
在(1)(2)两种两组比较中可以发现:第(1)组,亚当夏娃的犯罪后发现自己的赤身露体与挪亚醉酒后居然赤身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两个事件的发生所产生的结果也具有差异,而且认为“挪亚则为要放弃自己而‘裸睡’或‘裸坐’”没有很强的经文依据。我认为这样的比较有些牵强。第(2)组,挪亚故事与罗得故事这样的平行比较非常具有启发性并且对于在某些反面可以反映出含究竟犯什么罪。这就是牵涉到我们下面将要谈及的关于含究竟犯了什么罪的问题。
2.其次是关于含看见父亲赤身的解释问题主要联系到利十八章中关于性行为的禁令的问题。
在《证主21世纪圣经新释Ⅰ》中言及:
现代的读者很难了解含所犯的罪的严重性,说父母的闲话,并以此与弟兄开玩笑,究竟有什么不对?因此人尝试解释含所犯的是乱伦或其他性方面的不当行为。但这些见解是错误的,忽略了旧约和其他古代文化是如何严肃的看孝道。“当孝敬父母”的命令在出埃及记第二十章中是紧接着上文对神尊崇的诫命。“凡打父母的”或“咒诅父母的”都被判处死(出21:15、17,在可7:10中被耶稣引用)。[17]
我认为之所以《证主21世纪圣经新释Ⅰ》会有这样的结论,有两个方面的主要原因:(1)该书的观点比较强调以道德观念来解读这段的经文;(2)通常圣经研究者没有很透彻地讲清楚为什么“含看见父亲赤身”却是犯了乱伦或其他性方面的行为。这样看来,我们必须要弄清楚含到底犯了什么罪?
近代不同立场的学者广泛接纳的观点就是含乃是在父亲醉酒后对挪亚进行了性侵犯。“性侵犯说”的见解来自《创世记》文本中的两次“看见”;由于示剑“看见”底拿就玷辱她(创34:2),则含“看见”父亲赤裸,也可能暗喻了性侵犯。不少学者同意含看见父亲赤身,指的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因为经文中“赤着身子”(lgtyw创9:21)和“他父亲赤身”(wyba tyrc)在律法传统中有着特殊的意义。“看见赤裸”(或“露其下体”)在圣经中是性行为的惯用委婉说法。圣洁法典(利17-26)常用这个用语描写有关性行为,比如《利未记》18章便重复使用这些词语表达有关性行为的禁忌:
“你们都不可露(twlgl)骨肉之亲的下体(hwrcii)、亲近他们,我是耶和华。你不可露(hlgt)你父亲的下体,就是你母亲的下体……你父亲的妻子的下体你不可揭露;本是你父亲的下体。”(利18:6-8)[18]
当我们将其他相关经文纳入考察视野时会发现,经文中父亲的下体与母亲的下体有着紧密的关联,即,与母亲发生性关系行为乃是露了父亲的下体/掀开父亲的衣襟:
你父亲的妻子的下体不可揭露,这本身你父亲的下体。(利18:7,李炽昌翻译)
与你父亲的妻子同睡的,就是揭露了父亲的下体。(利20:11,李炽昌翻译)
与继母行淫的,必受咒诅,因为掀开了他父亲的衣襟。(申27:20,另参22:30)
在以上关联文本的提示下,当我们回到《创世记》第9章的文本时就会发现,含看见挪亚赤裸不应指偶然看见。挪亚是含行为的受害者,挪亚醒后“知道他的小儿子向他做的事”,这样的表述透露出挪亚必定意识到发生了严重的故事,而不是单单被含看见的赤身那么简单。含很可能在挪亚醉酒后于母亲发生性行为,并且将事情想弟兄宣告,以表示他成功地夺取了父权。《创世记》9:22不是“露父亲的赤裸”,而是“看见父亲的赤裸”;《利未记》20:17采用了“揭露赤裸”和“看见……赤裸”,两者没有分别,都是性行为的委婉语。《以西结书》16章进一步明晰了这种用法(结 16:36-37;22:10;23:10,18,29)
含“露父亲的赤裸”是在挪亚醉酒之后发生的,正如中国语云“酒是色媒人”,其实酒与性行为的关联在古代近东文化中也有清晰的表达。[19]上文讲到的关于挪亚故事与罗得故事的比较到底对“含看见父亲赤身”这一事件有什么启发呢?然而上文我们已经通过《利未记》18、20章和《以西结书》16章的证明,含露了父亲挪亚的下体其实是与母亲发生性行为的委婉说法。也就是说,挪亚故事乃母子乱伦因而生出迦南,所以挪亚故事与罗得故事的结构便相当一致了。
如何暗示和掩饰含与母亲乱伦而生下迦南这一事件,挪亚故事除了运用“露父亲下体”这样隐晦说法外,还在介绍含的儿子身份时插进他父亲身份:
出方舟的挪亚的儿子就是闪,含,雅弗。含是迦南的父亲。(创9:18)[20]
不仅创9:18讲到挪亚的三个儿子后突然插进了含是迦南的父亲,并且在创9:22又强调“迦南的父亲含”。这样频繁的强调含是迦南的父亲,况且这段经文的描述并不在于写家谱,可以看出这牵涉到身份的认定问题。
李炽昌博士对此做了分析:
在含做了向挪亚所做的那件后来受罚之事时,经文也不厌其烦,而且不明所以地指出含的父亲身份,好像要反映出两个父亲身份的冲突似的:迦南的父亲看见他父亲赤身。(创9:22)叙事者重复点明含是迦南的父亲,目的在于指出这是含成为迦南之父的故事(创9:18,22),含通过这个故事的乱伦行为成了迦南的父亲。在整个挪亚洪水故事中,挪亚未发一言,只有咒诅迦南时(创9:25—27)才第一次说话,而且第一句话就是“迦南当受咒诅” (9:25)。巧合的是,《创世记》9章经文中挪亚对含的儿子迦南的敌意在《利未记》18章也有相似的描写。[21]
这种的跨文本分析对于创9:18—27的所出现难题的理解会更加明了。
三、 结论
以母子乱伦行为解释挪亚的忿怒与咒诅,比较传统上根据字面解释的窥淫和拉比们推测的阉割来得更合理,而且还可以说明含所犯罪愆的严重性、惩罚的苛刻、迦南受咒诅的原因等问题。[22]上述的解读法主要是要解决含犯了什么罪致使找来咒诅的问题。
通过对比上述的这些圣经解读方法,可以看出跨文本解读法以及对经文背景的考查有助于圣经难题的理解,使基督徒更加明白上帝的话语,从而指导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和实践。
[1]《塔木德》(Talmud,意为“学习”)的编纂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公元200—210年,在乌沙犹太教公会首领、犹大亲王犹太拉比 (Rabbi Judah)的主持下,犹太教会将100余位著名拉比的13部阐述律法的法规文集编辑成了一部《密西拿》(Mishna,意为“口传的教诲”),用以指导犹太人在实际生活中如何做才是符合《妥拉》精神的。公元3世纪后,为适应新的社会发展所提出的要求,拉比们又补编了律法释义汇编《哥马拉》(Germara,意为“完成”),主要以《妥拉》为据对《密西拿》进行阐释。两部分合称《塔木德》。《塔木德》是犹太人口传律法的总集和仅次于《希伯来圣经》的第二经典,反映了巴勒斯坦和巴比伦尼亚地区犹太人数世纪来的宗教、伦理、经济、政治、学术研究等各方面的状况。对犹太人来说,《塔木德》就是日常生活的准则和道德伦理的规范。(参王立新著,《古代以色列历史文献、历史框架、历史观念研究》,第17页脚注)
[2]李炽昌,游斌著,《生命言说与社群认同:希伯来圣经五小卷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第一版,,第5页。
[3]参保罗·阿尔托依兹著,段琦、孙善玲译,《马丁·路德的神学》,南京:译林出版社,1998年10月初版,第69—73页。
[4]梁工主编,《圣经文学研究(第一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9月初版,第113页。
[5]李炽昌,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教授,英国爱丁堡大学哲学博士,研究专长为希伯来圣经、中国基督教史、中文圣经翻译、亚洲神学等,开创了“跨文本诠释”的圣经研究方法。中文代表著作有《古经今释:旧约讯息与处境探索》(1988)、《亚洲处境与圣经诠释》(1996)、《五小卷研读:希伯来圣经与社群认同》(2004,合著)等,另在国际学术刊物发表英文文章多篇,并担任《环球圣经评注》的主编之一。(参 “从‘迦南的诅咒’看现代圣经诠释方法”之后的作者介绍)
[6]同上,第114—115页。
[7]同上,第115页。
[8]李荣芳,生于1887年,河北人。早年就学于北京大学,后赴美国芝加哥大学,专治旧约及古代近东(西亚)研究。回国后,任燕京大学旧约教授及宗教系主任,是我国上一世纪杰出的旧约学者。
[9]梁工主编,《圣经文学研究(第一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9月初版,第115页。
[10]邝柄剑著,《创世记(卷一)》,香港:天道书楼,1997年3月初版,第592页。
[11]著名的旧约学者华德·凯瑟在他的《圣经难言之言——旧约续篇》(台湾:校园书房)中对就 “酒”有一个具体的阐述:“因为圣经中曾把酒看成是神给人类的礼物之一(诗104:15)。每一个燔祭与平安祭都伴随着酒(奠)祭(民15:5—10)。节度的时节也许可饮酒(申14:26)。而葡萄正是以色列的象征之一。(赛5:1—7;可12:1—11)。可是圣经也警告酗酒的害处,拿细耳人必须远离一切清酒浓酒(民6:3—4),而祭司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也不可以喝,免得他们死亡(利10:9),即使一般人也被警告酗酒能对人造成害处,同时也得罪神(箴21:17,23:20—21,29—35;赛5:22)”。
Emmanuel ++ Emmanuel ++ Emmanuel ++
0
回复该评论回复 引用该评论引用 2楼 Emmanuel  ++ 天使之爱2009-05-02 20:18:28
[12]冯象,上海人。少年负笈云南边疆,从兄弟民族受“再教育”凡九年成才,获北大英美文学硕士,哈佛中古文学博士,耶鲁法律博士。现定居美国,从事知识产权与竞争资讯等领域的法律业务,业余写作。著有《玻璃岛》,《创世记:传说与译注》,《摩西五经》,《智慧书》等。
[13]邝柄剑著,《创世记(卷一)》,香港:天道书楼,1997年3月初版,第592—593页。
[14]转引自李炽昌“从‘迦南的诅咒’看现代圣经诠释方法”一文脚注,参见丘恩处:《中文圣经注释·创世记》,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2,第214—216页。
[15]苏佐扬著,《默想旧约——创世记》,香港:基督教天人社出版,1986年初版,第50-51页。
[16]梁工主编,《圣经文学研究(第一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初版,第119 页。
[17]陈惠荣、胡问 主编,《证主21世纪圣经新释Ⅰ》,香港:福音证主协会,1999年初版,第70—71页。
[18]《圣经文学研究(第一辑)》,第116页。
[19]同上,第117—118页。
[20]同上,第120页。
[21]同上,第120页。
[22]同上,第121页。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8-15 17:05: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iping 于 2010-8-15 17:07 编辑

[fly]WOW,这么短短几句话背后居然有这么多的问题和启示,以前从来没想过。把吸收到的信息整理一下:[/fly]

这段经文有很多问题使读者感到困惑:到底含犯了什么罪,以致遭受如此的诅咒,世代为奴?为什么含看似好心告诉弟兄父亲的丑态并为之遮掩却祸及子孙?是否整个事件应该由因醉酒而赤身的挪亚来承担?为什么迦南作为含的儿子,却要承担父亲犯罪后所带来的后果?整个事件看起来非常的离奇,令人不可思议。本文并无想解决这个难题,只是尝试展现各种圣经解读法对这段经文中关于“含看见父亲赤身”这一事件的讨论。这段经文所要探讨的内容极为丰富,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把他说完的,故此本文不讨论为何含看见父亲赤身(含犯罪)却祸及他的儿子——迦南的关键问题。

历来有不少保守传统的读者以道德的观念看待这段经文,认为挪亚喝醉酒时,含的偷窥及说长道短皆构成道德操守问题。[7]以道德的观念来看待将集中在两个人物身上:(一)挪亚出现道德方面的问题;(二)含出现道德方面的问题。挪亚的伟大人格拯救了人类是不同置疑的,但洪水过后挪亚的松懈导致了道德上的疏忽,致使日后犯了大错。
这种解读法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含的道德出现问题。学者邝柄剑解释到:挪亚赤身引来的反应是他儿子含“看见他父亲赤身”(第22节);以下几方面要注意:第一,按常理,含看见父亲露体,就拿衣服为父亲蔽体,正如他弟兄后来所做的(第23节)。他却没有这样做,不但没有为父亲蔽体,反而跑到外边告诉弟兄;这是不尊敬父亲的表现。所以,含所犯的罪并不因为“看见他父亲赤身”。第二,乌加列文献指出:当父亲喝醉脚步踉跄时,孝顺的儿子就要背起父亲。

上文我们已经通过《利未记》18、20章和《以西结书》16章的证明,含露了父亲挪亚的下体其实是与母亲发生性行为的委婉说法。
当我们回到《创世记》第9章的文本时就会发现,含看见挪亚赤裸不应指偶然看见。挪亚是含行为的受害者,挪亚醒后“知道他的小儿子向他做的事”,这样的表述透露出挪亚必定意识到发生了严重的故事,而不是单单被含看见的赤身那么简单。含很可能在挪亚醉酒后于母亲发生性行为,并且将事情想弟兄宣告,以表示他成功地夺取了父权。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8-15 18:19:22 |显示全部楼层
含乱伦之说虽然听起来比较有道理,但是圣经毕竟没有明确记载。只能按照可能性之一来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0-13 23:28: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dulan 于 2010-10-14 09:33 编辑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含是诺亚的第三子,而诺亚并没有第四个儿子;而迦南是含的第四个儿子,也是最后一个儿子。记得还有个说法是含看到诺亚醉酒后做了什么事情导致诺亚无法生育第四个儿子,因此诺亚诅咒含的第四子。
但是,从圣经经文看,耶和华是要借着这样的事情告诉我们不当行为的后果,第一诺亚已然行为不当,而含看见父亲的不当行为(耶和华多次提到以“露出下体”为惩罚,足见这个行为在神眼里是不好的,因为当初始祖犯罪而以赤裸为耻,而后世人类之赤裸又岂是因为心思纯洁,实在是便连耻也没有了,更沉缅于情欲而为魔鬼所趁)而不出于尊敬帮助他减轻过犯,反而外出宣扬,已然有错,那么若有更甚者,自然是错上加错了。诺亚之诅咒,就他个人而言依然是不当行为,只是一则神必然会对这一系列的不当行为表面明他的态度,二则诺亚之诅咒偏好合了神意。关于这个“偏好”,圣经中有一个相反的例子,就是撒拉对夏甲以及以实玛利的屡次驱逐,就撒拉本身来看她的驱逐出于忌恨与私心而非良善(若神认可其忌恨私心又怎么会两次帮助夏甲母子,“看见”且听见她们的困苦,并祝福他成为大国呢),但是以撒独承产业而最终救主出于其后裔本是神所应许命定的,撒拉的决定正好合了神的美意。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0-14 10:34: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iping 于 2010-10-14 12:02 编辑

6# andulan

楼上的语言风格太有解经家的风范了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0-14 10:42:36 |显示全部楼层
7# Cip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手机版|亚琛华人基督徒团契

GMT+2, 2019-10-17 23:34 , Processed in 0.022310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