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琛华人基督徒团契 ╃ 鱼网 ╃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搜索
查看: 1500|回复: 0

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 李薇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16 15:34:55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李薇是北京守望教会的姊妹
本文链接:
https://t2.shwchurch.org/2015/01 ... E6%9D%8E%E8%96%87/#

一、祷告的预备

12月初的一天,老公偶然提到月底会有一周时间的休假,心里就稍稍触动了一下,能不能去一次拘留所呢?虽然户外期间也参与也陪伴、也送钱送物,但这件事情真正地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里面却有着诸多的挣扎和不情愿。因为自己舍不得全职太太的安舒生活啊!何况那里的饮食那么差、这天寒地冻的里面会不会很冷、而且谁知道会遇见什么可怕的人和事,晚上还要值班,熬夜是我的大忌等等,这种种顾虑、担忧和害怕让里面虽有感动却对平台望而却步。

无奈之下就祷告求主说:“主啊,这若是你对我的心意,求你拿去我里面一切的软弱,求你赐我大平安并将我的脚拽到平台上,因为我实在寸步难行。”接下来的两个多星期,神慢慢地赐给了勇气和信心,里面的惧怕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安。但这还不够,神又光照我,不仅要为在艰难的环境中自己能站立得稳祷告,还要为神的事工来祷告。于是又将事工也摆在神面前,求主拿去自己人性中的道德优越感,因为这感觉会让自己无法与罪人同住,以至于福音因我的缘故受阻。但说心里话,因着自己多年对传福音工作的软弱和亏欠,面子又薄,对此行的福音事工并不抱多大希望,心里想着只要能在那样艰苦的环境站住了就好,能稍微经历一下主同在的经历就够,别的只能交给主。

临去的前一天,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做了个祷告,求主带领一切,所有祷告到的没有祷告到的事情都求主的恩典来托住。晚上就把事情向老公和王华姊妹都交代了一遍,并给王华发了一条微信:“放心,我里面一点重担也没有。”感谢主,神使我大得平安轻装上阵,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二、平台之路

第二天早上拥抱了孩子和老公,和宪法弟兄约在新中关前面的肯德基店。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吃过早饭,和宪法一起做了个祷告。随后,我们便登上了那个久违的平台。正上去的时候,碰见了王琛姊妹,于是大家开始敬拜。没两分钟,建华弟兄也来了,跟我们一起敬拜。接下来的事情平淡无奇,平台上的警察例行公事劝阻了一番,我们不从随即被带到公交车上。和王琛简单交通后才知道,原来她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祷告的预备。我俩经历相似,真是同感一位圣灵,彼此心里也更添平安。十几分钟后,虎兰也上了公交车,敬拜后她拿出了两大块巧克力跟大家分享。感谢主,当天晚上在拘留所等着办手续等到将近黎明的那一段时间里,这两块巧克力成了我们唯一可以果腹的食物。窗外看见国才弟兄和云成弟兄,他们不停地向里面张望,眼神中充满了关切之情。

我们被毫无悬念地带下公交车,被警车送进西三旗PCS。见没叫虎兰下来,心里还暗暗地感谢主。临近西三旗所的门口,看见王华姊妹,她塞了一大兜吃的在我手上,谁能知道这几袋面包和水便是我们四人当天唯一的晚餐。然后我们四人被带到地下室。进去之前,JC见王琛的大衣上有牛角扣便死活不让她把大衣穿进去,姊妹身体不适怕冷拒绝脱衣。双方僵持不下,自己便脱下大衣给王琛,随后把建华多带的一件棉马甲穿在自己身上,结果大家都很暖和没冻着。感谢主,神的恩典总是够用的。

提审笔录、信息采集很快就做完了,GB估计也累了,不愿再多问什么。接下来就是等待的时间。我们四个一人一间笼子,偶尔会听到建华唱诗的声音,这声音成了冰冷空气中唯一的暖流。

晚上十点左右,我们被带到门口的警车中,途中看到大厅里有很多弟兄姊妹,还有冰霞师母,大家的表情是那样的凝重、不舍和关切。在车上自己流泪了,不是为自己即将遭遇苦境而流泪,而是为肢体之间的爱而感动。此刻才稍微明白一点什么叫做“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海拘,穿过一个长长的阴冷的地下通道到了收案大厅。看着陪同的JC忙里忙外地办手续,我们一起聊天、分享和祷告。直到凌晨4点多,手续才算办完。等到换好号服、存好钱物进到监室的时候已经是早上5点钟。还来不及看清楚监室里的具体陈设,就在左右两条大炕上随便找了个空地沉沉睡去了。6点半起床的时候,天似乎要亮了。
三、用祷告叩响心门

迷迷糊糊的起床洗脸后,才看清楚监室里的情形。约摸三十多平米的长方形房子,左右两条大炕也叫板儿,睡了二十几个人。在监室后面有个玻璃屏风,再后面是个蹲厕和一个水泥砌的洗脸池。这里南北通透的房间唯一的好处就是,若一人如厕,全室人都跟着享受味道。窗户格外高,又小又矮的两道铁门和房间的大小和层高极不成比例。两边的墙上挂着管理规范一类的告示栏,处处流露着囚禁的味道。

早起洗漱时人头攒动,还得排队,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凉得扎手,让人宁可脏着也不愿意多碰一滴。早饭送过来了,我吃到了传说中的海拘馒头,确实不错,发面很到位,还有玉米面粥和一些白菜萝卜拌的咸菜。这里早中晚都是馒头和水煮白菜、水煮萝卜、水煮土豆、水煮豆芽等。没有米饭,也很少见肉,一顿一样菜。饮食上我还算适应,难以忍受的是夜里值班。排到二、三班的根本睡不了一个整觉。前一天晚上本来就非常困倦,又赶上第二天晚上值第三班,疲劳感不言而喻。再加上这里空间小人又多,吃饭后活动量也小,只能窝在板上坐着,因此很多人都有程度不同的便秘症状,最严重的一位大姐十天都没有上过一次大便,难受程度可想而知。

因着这身体的疲倦和百般不适,夜间值班时就不断地求主保守身体,并赐安稳的睡眠。当神借着恶劣的环境把身体的强健拿走之后,连睡觉这样简单的事情都要祷告,甚至祷告中没有神的话语也没有美好的感觉和感动时,才意识到自己以往的信心有许多是来自于环境的舒适和身体的健康,求主怜悯我!为衣食住这样祷告后,也求神为我撕开一道属灵的口子,引导自己将福音传给需要的人。
四、捆锁不住的圣灵
1、特殊的狱友YJI

37岁,20年吸毒史,5次进出监狱和戒毒中心,又多次复吸,吸完了家里的三套房子,亲人对她早已不抱任何希望。结婚一年多时老公吸毒过量眼睁睁地死在她面前,从此破罐破摔,得过且过。说她特殊,是因为她在这里已经陆续待了三个多月了。本来按照判决书她早应该被送往强制隔离戒毒中心,但是她始终不能接受现实不愿意去戒毒中心,加上对戒毒后生活的诸多担忧,因此在最近一次送拘途中多次吞下黄金手链等异物,戒毒中心因此便无法接收她,所以只好在拘留所待着。

见我是因为信仰的缘故进来的,她凑上来说她见过张阿姨、纪红雨和代代,问我认不认识。听见这些熟悉的名字,心里很得安慰,终于有一点熟悉的空气了,同时也为神福音工作的延续而深深感恩。因为有共同的朋友,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她很照顾我,不让我刷碗做卫生,自己也乐得接受怕她觉得生分,因为监室里许多人都对她敬而远之。闲暇之余,她讲了她是如何沾上海洛因的,老公死后又如何心灰意泠,自己又是如何卖了三套房产就为“抽那一口”,又讲到在她腹痛时红雨为她祷告,她当众讲黄段子时代代阻止她,还讲到因为担心出去后的生活没有着落,心里总幻想着能有家人或朋友花来“捞”她,所以才吞食异物尽量拖延去戒毒中心的时间。然而越拖延越无助,管教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人人都觉得她无可救药。这次进拘留所就是因为在社区戒毒期间又复吸。一天早上她被管教带去拍X光片,回来时脚上竟带着链子,而且被没收了里面所有的衣服,只穿了一身扣不上扣子的号服。我心里不忍,赶快找了一套保暖内衣和袜子给她换上。吃过晚饭,她坐在角落里沉默,就凑上去,问她:“红雨和代代在的时候应该给你讲过福音吧?你信了吗?”

她答:“我觉得我做得不好,所以没敢信,等我表现的好一点再信行吗?”

我说:“你错了,我们都是罪人,是罪人就需要上帝的救赎,罪人靠着自己哪里能有什么表现好的时候?你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的苦不也没把毒瘾戒掉吗?”

她低头不语,似乎在琢磨我的话。

我说:“张阿姨、红雨、代代还有我,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主动来这里吗?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世上真有这么一位神,祂能给你盼望和够用的恩典保守你不再犯罪,也能帮助你把毒瘾戒掉。”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慢慢仰起脸来,见她似乎有些触动,我说:“你愿意跟我做个决志祷告归向主的名下吗?并求主拿走你的忧虑保守你今后的生活吗?”

她的心理防线终于突破了:“我愿意。”

就这样,在张阿姨、红雨和代代已经犁好的土地里自己收获了一个福音的果子。

于是就带着她一句一句地做了决志祷告,随后又做了一个交托保守的祷告,求主拿去她的忧虑和不安,赐给她对生活的盼望和对未来的信心,并保守她直到生命的终结。祷告结束后抬头一看,她已经泪流满面,这泪水也同样触动了我的心,轻声问她:“你想对神说些什么吗?”

她边哭边祷告:“神啊,求你帮帮我,因为我太压抑太烦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求你给我指条路…”。

祷告过后,她说自己明显得了平安,压抑许久的心也稍稍释怀。接下来的几天里,又教她唱赞美诗,带着她祷告,她的情绪虽有反复,但也慢慢安静下来,不再当众说黄段子,也不再发泄似地大声唱歌,也慢慢开始配合管教的工作。最后她跟我说不再吞东西了,等肚子里的异物排干净就准备去戒毒所了。
2、ZYH

23岁的北京姑娘,一进监室就注意到她浓重的延庆口音。

优越的家庭条件和父母的溺爱造成了她凡事放荡不羁、脾气暴躁、傲气十足的性格,动不动就对人颐指气使、骂骂咧咧的。她因为在外帮弟弟打架,拿着啤酒瓶将对方两个当事人砸成重伤判了12天进来的,伤口就差5毫米而免于判刑。据她自己说,进来的这12天里她跟管教、保安都打过架(到现在我也没明白,一个在里一个在外这架是怎么打起来的)。

临出去前的晚上她一反常态,先是长时间沉默不语,后又爬在板上昏昏欲睡,不跟人说话。我就问她原因,她说她十分担心对方会再次起诉她转刑拘,担心第二天走不了被“换票”(就是延长拘留时间),虽然人人都安慰她不会如此,但这丝毫也去不掉她里面的焦虑。

我先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份和来此处的原因,然后问她:“你是否愿意我为你做个祷告求主保守明天的结果?”她点点头说愿意。于是就拉着她的手开始求神拿去焦虑,并给她一个能够承受的结果。在祷告中,这个不可一世的女孩流泪了,她说自己从进到拘留所以来就从未流过眼泪,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祷告过后她说:“姐,真神了嘿,我心里那个大石头没了。”感谢主,神垂听了祷告,第二天她也如期出所。走之前她对我说:“我出去后一定要上教会看看去。”
3、QQ

是我接触到的年纪最小的女孩,今年才19岁,她和男友在北京玩时遗失了身份证和全部的钱,于是拿着在网吧里捡到的身份证去银行办卡想让朋友汇些钱过来,结果被银行办事人员发现报警抓获,判了7天。她是晚上12点多送来的,身体僵硬,表情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她从小就有胃炎,在拘留所的第一天,她不吃不喝说胃疼吃不下,求医求了好几次。晚上看急诊时医生给了几片胃药,结果不但不管用反而还更加严重,疼得彻夜难眠。一早起来勉强喝了点粥又都吐干净了,粥里带的胃酸又把嗓子刺激的十分难受。我心里有感动想带她做个祷告。早上做板的时候,管教在外面安慰她说,胃病多数跟情绪有直接关系,要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情。神借着管教的话指明了我祷告的方向。

于是散板后就叫住了她。先表明信仰后,然后对她说:“管教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你的胃病确实跟情绪有关,但她也有句话说的是错的,人靠自己没法调节好情绪,要是能的话你就不用受这么大罪了。”她对我的话似懂非懂,无助地看着我。就又说:“你愿意我来带你做个祷告吗?求上帝赐给你平安。”也许是身体太难受了,她连忙点头。

于是就以她的口吻开始祷告。在祷告中我能体会到她里面满了恐惧,特别是被关在派出所地下室的那两天里吃不下一顿饭。当我把这些感受在祷告中说出来时,她已经泣不成声。当天的中午,她就吃下一小块馒头和一点菜汤,再没吐出来。后面几天她的情况越来越好,不仅不再吐了,还显出天真活泼的本性,和周围人又笑又闹,胃疼也好了大半。

感谢主,神的灵使她得了释放,疾病也得了医治。这样的恩典是我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临走前,她拉着我说:“姐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我说:“你记不记得我没有关系,我也不介意,你只要记住,上帝帮助你医治了你的这个经历就足够了。”
4、HL

是号子里第一个主动来找我的人,她是个相貌很清秀的年轻女孩子。她一来便开门见山地说:“姐,我想求你帮我为两件事祈福。”见她如此坦诚,就暗暗感恩于上帝的作为,后来才明白她是观察了很久才决定来找我的。

她23岁,家是农村的,两个月前来北京在足疗店里打工,家里有个一岁多的女儿,由婆婆带着,公公半年前查出来直肠癌,正在接受化疗,老公原先是在外打零工,后又回乡照顾生病的老人。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为给公公看病又添了几笔外债。她说:“我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遇到的事情特别多,公公的癌症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中晚期,化疗难受,脾气特别不好,很折腾人。我女儿刚学会走路,但是村里人都说这孩子走路姿势有点怪,好像是腿有问题。带孩子去当地的儿童医院看过,医生说孩子太小,看不出有什么大毛病。女儿是我的命根子,她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也不想活了,我现在特别想她。我求你为我公公和我的女儿求求你的那个神。”

于是我带着她做了祷告,求主保守老人和孩子,并拿去她的焦虑和不安。在祷告中她默默流泪,压抑许久的心稍得安慰。她爬在我肩膀上不断地哭泣着、诉说着。情到深处时,自己也流泪了。见她的心已经被圣灵打开,就试探着问她是不是在足疗店里做了不好的事情(指卖淫)才被送进来的,她默默点头。我知道从事这种工作的女孩进到拘留所来时都对自己的工作讳莫如深,从不轻易与人交流。她们表面上嬉笑怒骂、放荡不羁,其实内心都十分自卑,怕人瞧不起。她能这样向我敞开实在是主的恩典。

然而神的工作并没结束,她平静下来以后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太心急了?总想很快把家里的帐还完,想给孩子存点钱。”我说:“是啊,虽然做这个挣钱快,可这钱挣得多不踏实啊!天天担惊受怕的。孩子还小暂时还没到用钱的时候,想攒钱的话可以慢慢来,现在陪伴孩子长大是最重要的。你还这么年轻,能不能考虑做点别的什么呢?”感谢主,在圣灵的引导下,自己这点微不足道的人生阅历竟也成了别人的祝福,我们聊了很多很多,怎么带孩子、怎么跟公婆相处等等。她听了我的话也特别有共鸣,表示出去后想尽快回家看女儿,年后想去江浙一带和老公一边带孩子一边做点小生意。
5、LYD

转眼就到了临出去前的早上,坐板的时候旁边紧挨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叫LYD,是因为开足疗店容留他人卖淫被判了15天进来的。

她是东北人,身材微胖,我一坐到她身边,她便好像找到知心人一般跟我说起她不幸的遭遇,边说边掉眼泪。19岁便遭遇丈夫的背叛而被打晕在冰天雪地里的那段经历,虽然过去了十几年,用她的话说就像是把刀一样插在心里难以拔除。这伤痛令她即不敢与前夫复合,也不敢完全接受现男友的恋情。

了解了大致情况后我心里有感动为她做一个医治的祷告。虽然从未做过这样的祷告,但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管祷告求,结果交给神。

午休后,我们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自己就祷告求主打开她的心,带她回到那个令人心碎的一幕中,带着她把自己内心的苦毒和怨恨慢慢说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眼泪如决堤的河水一般倾泻下来。多年以前的伤痛、在外独自打拼的艰辛和对老母亲的牵挂也一直随着眼泪涌流出来。就这样诉说着、祷告着,她的眼泪从上午流到下午,一直流到晚饭前,按她的话说,十几年了从未流过如此多的眼泪。最后,自己又为她做了一个祝福的祷告,求主保守她母亲的身体和孩子的学业。

晚饭过后,我问她有没有觉得心里好受些,她说好多了,晚饭时连菜都破天荒吃了一大盆。她还说她三舅两口子都是信耶稣的,以前不能理解为啥人家过日子和睦恩爱,为啥她就这么命运多舛,现在知道了,原来真是有神保守啊,回去一定要跟着舅舅做礼拜去。

更感谢神的是,圣灵不仅使她大得释放,也逐渐领她认识到自己的罪,因为多年的苦毒和怨恨而导致的对现任男友的感情只接受而从无付出,而这种自私的心理是她以前从未觉察到的。
6、DLR

是个50开外的北京大姐,说话和气,为人实在。来号子里这几天总是乐呵呵的,好像什么烦恼也没有。当LYD把她拉到我面前想让她跟我聊聊的时候,自己真不确定是否能打开她的心门。

大姐29岁离婚,儿子自幼由姥姥带大,孩子从小没了亲爹,老人的溺爱便不在话下。在大姐看来,儿子哪点儿都好,就是一喝酒就打架砸东西。这次也是因为在饭馆跟人打架砸东西进了看守所,因为是累犯,所以刑期一年。儿子打架的时候,大姐闻讯赶来,她求在场的JC阻止,JC不管。她想拉架却被推倒在地,她本想拉着警察就势站起来,没想到被控妨碍公务,判了5天。心里除了委屈,更加放不下自己不懂事的儿子。

攀谈的过程中,大姐也明白了,儿子今天会这样也是老人近乎于病态的溺爱的后果,也提到她因为母亲的强势以至于一直没能再成家。

她说:“我不愿意哭,哭了也没用。我这么多年所受的苦没有人能理解,我恨儿子不争气,但我又想他担心他。”

我说:“大姐,我能为你做个祝福的祷告吗?求神来保守您儿子在服刑的这段时间里有平安不受欺负,也求主保守78岁高龄的祖母能等到外孙子出来的那一天。”

祷告开始时大姐就哭了,我拉着她的手轻拍她的背部安慰她。

最后,这样对她说到:“大姐,您知道吗?圣经上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寡妇蒙受冤屈,就去求当地的一个官为她伸冤,这个官很坏,但是他因为这个寡妇天天来缠磨他心里烦得很,最后就给这个寡妇伸冤了。神说,这个不义的官尚且如此,何况我是你们天上的父,你们若天天求我,我岂有不应允的吗?如果我是您,我就天天为儿子祷告,因为一切的环境和人都在神手里掌握着。”

大姐听了这话,重重地点了点头。后来大姐说:“难怪我们村里那些信耶稣的每周礼拜,风雨无阻的,现在是真明白了,信仰是一种力量。”我接着说:“这个力量就是主耶稣。”
7、LJ

是我在出所当天遇到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心里有些软弱,所以没能有机会为她最后做个祷告。

她24岁,主业饭店领班,副业做“鸡头”。来的时间太短,不能多了解她,只是特别受不了她满口脏话。坐板的时候,就劝她别说脏话,显得太没素质。

向她表明基督徒身份后,就对她说:“你知道吗?圣经有一句话,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你嘴上这么多脏话,表示你心里也不洁净。”

她听了这话,表情有些难堪地为自己辩解:“其实我本性善良……。”

我打断她的话说:“你错了,我们都是罪人,都犯了罪,人里面没有良善。”

见她略有不服,就又说:“我听说你有老公,又有男朋友,你这个不就犯了淫乱的罪吗?起码你没有忠贞于你的婚姻和你老公。”

后来的结果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她坐在我身边哭了:“姐,你看我表面上好像不在乎,其实我特别难受,我想我老公,我本来想多赚点钱不让他那么辛苦,因为他很爱我,但是我却负了他,负了这段感情。”

她自顾自喃喃诉说着她和她老公以往虽然清贫但却恩爱的生活,说到她如何瞒着老公跟现在的男友相互利用赚钱;说到她有了钱后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有点瞧不起老公,老公也有些自卑;说到她从不敢让老公看她的钱包,因为现金太多,怕老公起疑心;说到自己如何倒霉,只干了14天就被抓住。她一边说一边流眼泪,陷入对丈夫深深的歉意和思念中。

最后我对她说:“圣经上说,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物质的东西太多也替代不了感情,好好珍惜你的爱人吧。”

由于时间紧张,没机会带她做祷告,只告诉她人无法靠着自己守住婚姻,因为诱惑太多且人心多变,只能求上帝保守看顾。
五、后记

7天中7个被掳得释放的灵魂,圣灵所摸着的地方无不敞开心门得医治得安慰。
这其中并非没有软弱和失败,因着这些失败神叫我明白所有的经历跟我个人的才干和恩赐无关,完全是上帝奇妙的作为,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除了神我一无所有,除了祷告我也别无指望。我所做的若没有圣灵的同在便是枉然。

上节开篇所提到的那个YJI后面几天情绪时有反复,还偶尔会有自杀或自残的念头出现,夜里也经常失眠。而自己因为里面对她缺少从神来的忍耐和爱在对她的祷告扶持上很有亏欠。

临走前的晚上自己在神面前呼求:“神啊,我里面实在没有爱,我还能为她做点什么呢?这一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了。”而神给的就是主日的讲道经文:门徒赶鬼失败后,主耶稣责备他的门徒缺少信心。神的光照立刻满足了我的心,我就求主给我信心,也为YJJ默默代祷,直到神奇妙地把白银花姊妹送来。

看到银花的那一刻,YJJ显得比我更兴奋,她说:“姐,你知道吗?你走了我很难过,心里支柱都没了。我昨晚求神能再给我派来一位姊妹,感谢神听了祷告!”我说:“是啊,你看神多爱你啊,他不愿撇下你,叫这么多人挨个儿来陪你呢!”

这期间,我把弟兄姊妹存起来的衣服都发给了大家,并告诉他们说要感谢的不是我,是上帝。临走自己为几个进来时身无分文的人买好了牙刷和卫生纸等日用品悄悄塞给她们,心想主的名能传多远就传多远。

三年多的户外敬拜,从派出所到拘留所,这期间神带领我和我的家庭经历了上尖下流、连摇带按的大恩典,叫我突破自我、突破罪,明白了户外敬拜不仅仅是神给教会的托付,也是我个人生命经历中极大的祝福。因为只有在那个特殊的三层平台上才能最大限度地经历主的同在。传教的地点之所以选在拘留所,是因为人心只有在被捆锁时才能剥去光鲜亮丽的外衣,才有可能俯伏下来思想罪和永恒,这实在是上帝祂那测不透的智慧和恩典。感谢赞美主!

几天时间里,有一首歌不断地萦绕在我的心头,就是这首《感恩的泪水》:

    感恩的泪止不住的流,
    心里的话儿说也说不够。
    一双钉痕的手叩响久闭的门,
    一个柔和的声音把我们的心夺走。
    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
    有风有雨很大很难也很苦。
    主慈爱的手时时拉着你的手,
    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走脚下的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手机版|亚琛华人基督徒团契

GMT+2, 2019-11-19 13:38 , Processed in 0.01793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